论文苦手二二

智障剪辑师,傻屌插画手

水彩玩成调填色游戏,我大概是第一个。原型都糊得看不清,就不打tag惹

【藏温】遗失的丰隆

藏温合志《冬不藏精,春必病温》短篇,今天解禁

————————————————————————————————

鸡毛蒜皮,打打闹闹,集体宿舍的痛谁能懂


九界大学位于九界市中心,是九界第一所综合性一类大学,历史悠久,师资雄厚,人才济济,享有“九界人才摇篮”的美誉。

九界大学有一学生宿舍,名曰“树人斋”,取“十年值木,百年树人”之意,兼鲁迅原名“周树人”,可谓一名双关,意蕴深远。然而该舍年代久远,少经修葺,更兼电路老化,走廊狭窄之特点,一到用电高峰期便频频跳闸,而夏夜更是常见一片漆黑,学生哀嚎,凄风惨雨之景象,于是该舍又被学生私下称作“寂静岭”。后来管理方实在不忍再见此等惨烈景象,制订严格规定,严禁大功率电器使用。一经发现,便处以扣学分之酷刑,学生无不怨声载道。

男生宿舍2028住着3名美院学生,各个生得丰神俊朗,玉树临风,被好事者称为“美院三杰”。此宿舍本住着4人,另一人是数信院编程狗,被美院神出鬼没的早晚课,匪夷所思的作息时间折磨的长期夜不能寐,脸色憔悴,形容枯槁,于上个学期匆忙逃离了该寝。

所谓,国画出文青,油画出中二,雕塑出壮汉,美院三杰便正是应了这句俗语。学国画的神蛊温皇身材瘦削,性格懒散,平日里就爱吟些什么“贝叶菩提不受尘”之类的酸诗,勉强称得上文艺;习油画的千雪孤鸣虽然并无患有中二病,但性格天真烂漫,思维脱线,也应了个“二”字;搞雕塑的史罗碧体型健硕,性格暴躁,脸却是长得秀秀气气宛若好女,是个眉清目秀的莽汉。

神蛊温皇与史罗碧深受“学艺术的一定有些方面与平常人不同”此类思想遗毒,成天奶子哦不脑子里就琢磨着怎样装逼才能显得自己与众人和而不同。对艺术从业者而言,最方便的装逼方式莫过于留长发再梳个脏辫,既不羁又潇洒,还能彰显艺术气质。但介于这二人皆有洁癖在身,对不洗头的生活方式深恶痛绝,只好忍痛割爱,只留长发不梳脏辫。

于是问题来了,洗头之后用来吹头发的吹风机怎么办呢?

温皇道:“勇敢智慧劳动人民是战不胜,打不倒的,顽强的斗争将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史罗碧说:“我把吹风机放被子里了,就算宿管大妈再变态,应该也不会来翻男人的被子吧。”

千雪说:“你们未免也太小心,我们就是去澡堂洗个澡而已,大妈不会这个时候来查房的。快走快走,待会就过了洗澡的时间了。”

三人走到楼下,千雪“啊”了一声,停下脚步来。

史罗碧问:“你又怎么了,没带换洗内裤吗。”

千雪道:“傻逼,洗发水用完了你们都没发现吗,亏你们还留长发。”

温皇道:“我们最近脱发严重,才在淘贝上买了别姬防脱发生发膏。”

“头发长屁事多,”千雪摆摆手“我才不要用生发的,长出手毛来怎么办,你们先去澡堂吧。”

罗文二人进了更衣室脱衣服,史罗碧正解领带,不知怎么地就把自己勒住了,憋得直翻白眼。温皇吓了一跳,赶紧过去帮他解领带。

“你这领带怎么系的”温皇边往身上抹肥皂边问,“现在你像是才被歹徒用绳子侵犯过。”

史罗碧小心地触碰按压着自己脖子,一点一点的蹭上皂液。他的颈部一圈的皮肤惨遭蹂躏,远远看上去仿佛戴了条红色的项链。

“早上千雪说领带这样的系法更好看些,没想到这么复杂,系着系着把头发也缠里面了。”

温皇听了他的话,点点头:“下次还是把头发扎起来再系吧。”撩了把胸前的头发扭过头去冲水,却又突然问道:“千雪什么时候用洗发水洗头了,他不是一直都是清水冲冲就算的吗。”

“谁晓得,也许他突然知道清洁头皮的重要性了?”史罗碧对此漠不关心,继续对着自己凭空多出的红项圈自怜起来。

洗刷干净回到宿舍,温皇头上裹着块毛巾,活像个印度阿三,向史罗碧问道:“不是在被子底下吗,怎么还没找到。”

史罗碧坐在床上翻翻找找,声音从包着头发的毛巾下传过来:“没有啊,是不是千雪拿去吹了?”

“千雪的板寸也用得着吹?你再找找,说不定团在被子里呢。”

过了一会儿,史罗碧从床上探出头:“床上真没有。”

千雪抱着一盆衣服走进门,问道:“床上没有什么,藏仔你抱枕丢了?”

“不在床上又在哪儿呢,之前还看到你把它放床上的,”温皇皱起眉头,“不会是被宿管收走了吧。”

千雪放下衣服:“你们在说吹风机吗,没在床上?”

史罗碧道:“在床上就不会这么说了。”

千雪大奇:“不在床上,那在哪里,难道阿姨趁我们这半个小时洗澡也上来查房?也太过分了吧!”

他们三人叽叽咕咕讨论了一会儿,却总说不出个结果来,只觉得此事十分蹊跷。本来还欲继续讨论下去,但晚课在即,不得不停止议论,下回再议。

次日中午,史温二人在食堂的汹涌人潮里激流勇进,奋力拨开浩浩荡荡的吃饭大军,找了一张桌子一条条凳坐下。

“千雪去哪了,不是说一起商量吹风机的事吗。”史罗碧戳戳餐盘里炒得发黄的青菜。

温皇把盘子里一块油渣挑出来甩在桌上,说:“他八点去见了一个学姐,九点就在宿舍群里借口辅导员有事中午出去吃,估计是沉醉在学姐的美貌里难以自拔了。”勉勉强强吃了几口食堂的赛泔水,继续牢骚:“他已经不止一次这样找借口吃独食了,上次借口公选课,上上次说是·······”

温皇突然停下话,慢慢转过头问史罗碧:“千雪昨天回来时带洗发水了吗?”

“没注意,但我今天看他柜子里好像没有。怎么了?”史罗碧说。

“你说,昨天会不会是他借口买洗发水,偷偷去向宿管告发我们?”

史罗碧惊得丢下筷子:“不会吧,他没有这么做的动机啊。”

温皇道:“你忘了,有违禁电器扣学分,奖学金是按全院的学分排名来分的,上个学期千雪学分在我们下面就没有奖学金。”

史罗碧又惊又疑,觉得千雪不像是这样的心机吊,又觉得温皇说得有理,问道:“那怎么办,难道要当面质问吗。”

温皇叹道:“既然他会做出此事,我们就不是同路人了,一个吹风机和一点奖学金也不算什么,就当买个教训,以后注意与他保持距离就是了。”

斗转星移,秋收冬藏,太阳直射点从北回归线渐渐南移,北风挟着寒意钻人衣领。

神蛊温皇趴在画室窗子上说:“好友,下雪了欸。”

史罗碧手上沾满了泥巴,拿一把刮刀上下挥舞着塑形。他身为南方人听到下雪竟头也没回只顾作业,其敬业精神足以叫任何专业课老师为之热泪盈眶:“我说怎么感觉泥都要冻起来了。”

史罗碧又捏了会儿泥巴,估摸着快午饭时间了,给自己和温皇点了份外卖送到宿舍,招呼着温皇往外走。走到一楼,温皇突然道:“糟了。我今天穿的手工羊皮鞋,不能见水。”

史罗碧向来勤俭持家,一听温皇这么说便紧张起来:“这可怎么办啊。”

隔壁画室的一个女孩子蹦蹦跳跳地从楼梯下来,跑出教学楼,笑道:“史罗碧你今天穿的胶鞋,可以碰水,背温皇走就是了。”

南方的雪下起来就和柳絮似的,一股婉约的小家子气;而九界市纬度偏高,位处沿海,一下雪便好像拆开羽绒服般的飘飘扬扬,颇有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意思。

南方人见到雪智商就直线下降,温皇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待在史罗碧背上也不老实,时而伸手去捞雪片,时而效仿西门吹雪嘟着嘴去吹。

史罗碧说:“西门吹雪吹的是剑上血,你吹雪花做什么?” 

神蛊温皇笑起来,没有回答他,又凑到史罗碧耳边用五音不全的破锣嗓子唱到:“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史罗碧只觉魔音灌耳,一时间脚步虚浮。路过的美院妹子不解其意,只和姬友说笑道:“美院又出了一对死基佬。”

神蛊温皇到了宿舍,也觉得让史罗碧背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连忙钻到床下去翻存着的鞋。

“哎呀,这是皮鞋,这是······欸·········”温皇又往床底的深处翻,自语道,“胶鞋在哪呢···”

温皇窸窸窣窣翻了一阵,突然停下动作,阴测测的说到:“史罗碧。”

史罗碧正吃着外卖,被他吓得差点噎住,道:“怎么了?”

温皇不语,从床下钻出,手里高举一物,只见该物呈圆筒状,安有把手,约一尺长短,虽通体蒙尘,但依稀可见洁白本质,不是那个失踪的吹风机又是什么?

史罗碧一口饭凝在嘴里,睁圆了绿豆眼与温皇的芝麻眼对视,尴尬充斥了宿舍。

“所以,你那天是先把吹风机碰到了地上,然后又一脚把它踢到床肚里,于是,我们就找不到它了。”温皇慢慢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向千雪解释这段时间的孤立呢。”

当晚千雪听了他们一番驴头不对马嘴的解释,好半天才用自己逻辑能力底下的脑子捋捋顺到底发生了什么,捶胸顿足地大哭道:“你们这两个狗男男,枉我们青梅竹马,相交倾心二十年!你们却无故指责污我清白坏我名声,叫我如何不心痛,叫我如何不心痛!”


史温二人吓得目瞪狗呆,连忙安抚道:“快别哭了,真是对不起,是我们不对,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都依你。”


千雪抬手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伸着脖子,自下而上瞪着二人,说:“真的吗,我要出去吃“洋底捞”火锅,点五盘虾滑,现在就要。”

上完晚课现在已是晚上11点,早过了寝室门禁时间。但既是补偿,自然不能食言,史温二人只得硬着头皮与千雪下楼钻狗洞以达成深夜吃火锅又不会被宿管发现之目的。

三人开火车地钻出后门栅栏上的狗洞,悚然发现一道威武强壮的身影傲然矗立,正是宿舍大楼的看门狗大黄!

大黄属九界市警犬基地自行培育的犬种九界犬中的草黄品系,该犬种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培育成功,是全国唯一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军警两用犬,填补了国内自行选育狼种犬的空白,具有胆大凶猛,行动敏捷,适应性强,主动防御强,警觉性高,领地意识强,衔取欲高等优良特点,是极佳的单位或个人护卫犬。(以上改编自百度百科)

可惜以上优点即将变作三人的噩梦。

只看大黄上肢伏地,做出预备扑咬的动作,随即又略显滑稽的直立站起,是犬类试图扑咬目标却被狗绳牵住的典型动作。三人战战兢兢抖成一团,互相搀扶着缓慢而坚定的向外走。

大黄不愧为九界市警犬基地培养的优秀护卫犬种,性格大胆机敏,立即大声吠叫示警。一时天地间只听得宿管阿姨的沉重脚步由远及近,伴随着洪亮声线势如破竹席卷而来!

据不可靠小道消息称,该宿管以前是武术教练,身似李逵,面若张飞,曾毙百斤大狼狗于共享单车之下,扭送数十小毛贼往区派出所接待室,是位大隐隐于学生宿舍的民间高手。

宿管阿姨一边怒吼道:“又是哪个背炮子钻狗洞,罚三千字检讨!”一边将史温千三人如拎小狗似的提溜出来,带去值班室教育了。


枫樱两人真是合该从人间斗到地下,不死不休,到仙山也不休

出场人物:赑风隼地冥君奉天玉逍遥冷别赋燕歌行弁袭君云徽子寒烟翠裳璎珞为什么会有重复镜头呢,当然是因为素材不够用啊

第一次作业,刀糖心证。完整的不能放就放半个吧。

舌尖上的刀龙

存个脑洞

伪美食文,对这个体系完全门外汉,瞎几把乱写

“封刀大学旅游烹饪学院的硕士,”刀无极笑起来,“我新开的那个酒店还缺个厨师长,我看他还挺有潜质,就是资历浅了点。”

天刀笑剑钝说道:“历上写擅长刀功,我这里还有日料部。不知道他对日料有没有兴趣。”

醉饮黄龙道:“日料无非是切切鱼肉,卷卷寿司,让人家做这个未免也太屈才了。”

哎呀大哥你这是偏见。。。”

三人叽叽咕咕半天,终于讨论出结果。

玉秋风拨通号码:“怎么样啊大哥,录上没有?”
“我这么优秀的人,当然是进了御天大酒店当厨师啦。”
“哇这么厉害一进去就是厨师诶。”
“那可不是,我可是不凡的御不凡啊。”

【藏温】合志《冬不藏精,春必病温》摊位信息+终宣!

三(۶ᐛ )۶

慕卿千余载:

合志《冬不藏精,春必病温》终宣!微博链接如右:https://weibo.com/6048313607/FxPCgwCR3?type=repost#_rnd1512224421747 将有可能获得如下奖品:


1、[邱的味道] 手作Q心奶黄酥(麻薯夹心,6个/盒)


2、藏温限定万字文,要什么梗你提!


3、藏温群独家地门藏A娃娃(半成品中,即日完成)




摊位信息:
【摊位号】:G14,CP21 D1(即12月9日)单日参展;
【摊位社团名】:还珠楼拆迁办,支持支付宝&微信&现金三种付款方式(现金请自备零钱);
注:摊位前会有大小无心齐齐坐阵,闺女卖爹亲和温皇阿叔的同人本哦~请带上工具捕捉!
★现场掉落无料明信片,先到先得;
★★场贩前2名赠送一对藏温粘土公仔,请留下联系方式与收件地址,CP后快递包邮发货。




CPP链接:O网页链接
通贩预售链接:O【预售|藏温-金光布袋戏-藏镜人X神蛊温皇】冬...
(场取请点击详情里的场取页面,非场取将在CP后七天左右发货,请耐心等待!此为预售,请不要为难店家,这位是亲爱的代理,诚恳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空加上五星好评。(´^ω^)つ)




详情及试阅请见图,CP结束抽奖,感谢扩散并且关爱这对冷CP。




STAFF信息:


主催:慕卿| 封绘:鹤白 |扉页偶照: @西风吟啸 


题字: @你家的叽八岁了  |宣绘: @山外青山 


特典:慕卿


写手: @Amon 、你家的叽八岁了、 @念念皆娑婆 、 @闲云还珠 、 @李寒丞 、有裴君子、 @Kyulliayn 、 @流云且停 、 @论文苦手二二 、二空、 @Asymmetry 、 @迷徒 、 @寒塘渡鹤 、 @酒盏灯 、 @大雪微苔 、慕卿


画手:山外青山、 @我是你小弟英俊呐 、 @殷无 、 @人不知而愠 、 @念年年 、 @罗大卷儿 、@哈莉哈莉嘻嘻嘻  、49、 @神威がくぽ 、杜寒塘、乾伍、 @哼哼滴君主蛇 


宣图/排版/设计:墨柳唯白澄 


校对:@書案事 、 @adamlilith 、 @一痕古月照春秋 、慕卿













【藏温】合志《冬不藏精,春必病温》二宣

里面有我的一篇『失落的丰隆』( ͡° ͜ʖ ͡°)✧

慕卿千余载:

藏镜人×神蛊温皇,链接如下:


藏温合志《冬不藏精,春必病温》二宣  ←点我抽一箱旺仔回家


#摊宣# #cp21#一周内开通贩预售,场贩能来光顾的欢迎留言评论告诉一声。




原作:《金光布袋戏》|cp:藏镜人X神蛊温皇|CPP链接:O网页链接


主催:慕卿| 封绘:鹤白  |宣绘:青山

字数:7.3W | 页数:140P左右 | 规格:A5/内页100克道林纸 |暂定价:单本50/带周边全套60元| 周边:明信片*5/1对书签/1个藏温亚克力挂件

——周边制作中,预售福利多多,敬请期待!——